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m.ax035.com

道士的小动作








凌风慢慢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迷人的面容,已便事物知道天已经亮了。头有些疼,可能是昨夜饮酒过度而造成的。“你醒啦!”身边一赤裸女子开口询问;凌风看见他那美丽的容颜点了点头道“嗯!昨夜你睡的好吗?。”




  “不好,你昨天夜里弄的我很疼,昨夜一宿没休息好。”雪玲嫣然一笑,小脸上红红的;




  凌风皱了皱眉“昨夜我弄的他很疼?我怎么不记的了,难道是喝醉了醒来不记得了?”凌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将被子猛地一掀两具赤裸的身体出现在眼帘。凌风向下身看去,看见自己软塌塌的鸡巴上面有些红色的血迹,见到此目凌风输了口气。




  冷不丁的被自己的丈夫将被子掀开,少女显得很害臊将头都埋在丈夫的胸膛上了。看见妻子雪玲害羞的样子凌风嘿嘿一笑“有什么好害羞的,我是你丈夫,你是我妻子,咱们现在是夫妻。还有什么好害臊的。”凌风看了看雪玲那迷人的娇躯,伸手在少女娇躯上来回的摸索着‘好柔、好软、好友弹性’。少女口中发出‘嗯..嗯’之声来表达他很享受,但是嘴里却是“不要啦,天已经亮了。”听见少女的嗯嗯之声凌风越发的起劲,那软塌塌的鸡巴也开始生机勃勃直立苍穹。“怕什么,你害怕有人会来偷看吗?呵呵,小娘子你就从了我吧”说完便开始吸食少女的乳头来。“不要啦,你个坏蛋,昨夜还没够啊?”口中说不要其实雪玲也慢慢的将胸挺了过去,他现在要享受这一切,属于自己和自己丈夫的这一切。从最开始的被轮奸到后来和哥哥的乱伦,她都是在被动的接受而不是真正的享受,虽然那也很舒服但是却夹带着惊恐。现在她要好好的享受这一切,正大光明的享受。“昨夜早忘了,现在从新开始。”说完凌风就用自己的嘴把雪玲的小唇给堵了起来不让她在分辨什么。一只手在雪玲的奶子上揉捏一只手在她的高翘的臀部上游走,下身的鸡巴也慢慢的接近少女的私处。“等下我要你知道你丈夫有多么大的能难。哈哈..”说完翻身将少女压在身下。“啊...”自己的私处被一更硬梆梆的东西顶的生痛,她自然知道那是什么,脸露害羞之色说道“夫君,疼...”。“哈哈...哈哈,疼?等一下我把鸡巴插到花心里面去在疼你也想要”凌风发出疯狂的大笑,也开始拼命的亲吻少女的脸颊与唇部,双手也没停下快速的在少女身上游走着。不一会感觉少女下身湿漉漉的,凌风知道时机差不多了,起身将少女的双腿向两边分开,一些阴毛上面都是淫水,凌风轻轻的搬开雪玲私处的唇瓣,瞧了瞧里面凌风自觉的自己的鸡巴越发的挺拔了。凌风跪在雪玲胯下前手握自己又细又长的鸡巴慢慢的向揉动插去,看见那比自己哥哥要细些更长些的鸡巴慢慢的插进自己的私处少女也发出淫色的声音“啊...夫君...啊”听见她的声音凌风不管不顾继续的将自己的鸡巴插入,在即将插入低的时候猛地向里面插了一下“啊....”少女有些疼痛的叫道;凌风可不管她将自己的鸡巴慢慢的拔出拔到一半时在猛地又插了进去;少女在一次啊出口,不过这次似乎带有舒服感。凌风像这样连做了好几次,每次凌风将鸡巴慢慢的拔出是雪玲就感觉到了自己的骚穴极其的痒极其的空虚极其的需要鸡巴来填补。当鸡巴猛的插入时她就感受到无比舒服就像咦久在沙漠行走的人突然引用道了世界上最甘甜的泉水。凌风将速度和力度越加越大,少女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突然凌风将鸡巴拔出一半来不动了,这下少女有些急了。“夫君..我要...我要嘛...夫君”少女道;凌风没有将鸡巴插入只是淡淡的说道:“你要什么?”“我要....我要...别停...快”少女有些哀求道;“告诉夫君你向要什么?说出来夫君就给你.”凌风挑逗的淫笑道;“我要...鸡巴..你的鸡巴..别停..插我..继续插我...使劲的插我”少女终于妥协了闭着双眸,脸颊红通通的哀求道;“哈哈...”凌风大笑一声,继续的猛插雪玲的私处。看来这位凌风少爷在书房看书时除了读老子之道应该还有别的。之后又将少女翻过身来趴在床上,凌风跪在少女的臀部后面开始新一轮的进攻。“啊啊...啊啊”双双的淫色声音在洞房之中想起,引来一些路过的家丁丫鬟侧目,不过到时没人上前去听去偷看必进天已经亮了。




  王家厨房门口外面的石梯上,一厨师打扮的中年胖子正在坐在石梯上面冥思苦想。这人谁啊?他是王家的大厨师贾魁。贾魁昨夜一宿没睡,为什么呀?因为昨日是凌风少爷大喜之日,作为大厨子他忙到三更半夜,准备回房睡觉去结果路过后院池塘看见让他心神荡漾的一幕。这一幕勾起了他埋在心里的欲火,本来他打算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和那人一起分享六夫人那迷人的身体,但后来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如果是自己和六夫人在做爱时被人发现那么他一定会杀人灭口。是去老爷哪里高发六夫人从中捞点好处还是威胁六夫人呢?贾魁苦思冥想的向这个问题。告诉老爷在他发怒之时我就一定能拿着好处?要是威胁六夫人那么我就可以让他听我的,有了这个把柄在手让她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也可以叫她做....嘿嘿,想到六夫人那勾魂的身躯,贾魁就一阵的爽啊!




  凌风雪玲一般洗漱后凌风带雪玲去了他的第一位妻子的房间中,雪玲增茶见过姐姐。虽然带来的是一脸的冷淡和一些仇视的目光,但是雪玲不在意。之后三人来到后院最大的一间房屋之外,在凌风雪玲来之前门外就站了好几个人2男9女。据凌风介绍男的是凌风的两位哥哥其中最年轻的3位便是他们的妻子,其余的6个都是王老爷子的妻妾。雪玲一一见过,一一问安。其余的的人都一一表示了心意必进她和凌风是新婚,都得到了他们红包。但是其中以为让雪玲留意了,此人看雪玲的眼光带着无法掩饰的讥嘲之意。这个人便是六夫人,因为他昨夜听戏花郎君把雪玲怎么被他们群奸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她听了。雪玲自然是不知道,但她也没放在心中。听哥哥说富家的女人都这样。之后其余的人等了不大一会,眼前这座房屋的大门打开出来一老者一艳丽女子,老者不用说是王老爷子,艳丽女子落入雪玲眼中先是一呆随后变成意外和高兴就想走过去。但是被自己的丈夫给拉住了。“怎么你认识那个女的?”凌风有些好奇的道;




  原来此女子也是沁河村的名换元香也是雪玲本家的姐妹,记得自己小的时候经常跟着元香去河边玩。元香也有着和雪玲一样的遭遇,元香打小就定了门娃娃亲。16的元香虽然没有雪玲的美貌但也非一般女子能比的,可惜怪就怪哉元香从小就比较野。有一次居然被别的村里的几个小伙骗上山将其淫乱之。事后被定亲的南方知道了坚决退了婚还说元香是一个骚货,这件事在附近村里传的沸沸扬扬的可想而知没人愿意取一个不会守妇道的女儿成媳妇,最后元香的爹一气之下将元香卖入望月楼这样的风月场所。雪玲之所以叫其哥哥与自己做那场戏不愿意将事情告诉自己的父亲,很大的原因就是不想跟元香一样会被父亲卖入望月楼。




  将大概跟凌风说了一下,凌风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雪玲很奇怪元香不再望月楼来这里难道是,接下来元香的动作证明了雪玲的猜测。只见元香替老者整整衣服,面带微笑的在老者脸上亲了一下,见到此目王老爷子的一众妻妾都一副恶心的要死的表情。




  看见门外的一众人等,王老爷子向元香挥了挥手意识她可以离开了。元香也不敢停留,直进的向王府门口走去,路过雪玲身边时却不料被雪玲一把抓住她的手道:“元香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其实元香早就看见了雪玲也知道他昨日嫁入王家的,但是她不打算和雪玲打招呼。因为两者的身份截然不同一个青楼妓女一个王家少夫人,两者是不应该有关系的。想到这里元香环顾四周看了看除了凌风少爷其余的都面露不悦之色就连王老爷子也皱眉不已。




  “哼...果然都是不干净的女人。”六夫人的话语轻轻的传入雪玲的耳中,雪玲生气但是也没办法,必进自己刚进门就更婆婆较真那是不明智的。“六妹你说什么?”一个最老的女人开口说道;“呵呵没什么,我什么也没说”虽然他很看不起雪玲但是他也有见不得光的秘密。




  元香迅速的抽开雪玲的手说道:“嗯!很久不见了。你还好吗?”在村里时元香可是很喜欢这个成天跟着自己屁股后面的丫头的。“嗯,我很好”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心里却想着自己和元香姐姐的遭遇;“那就好,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元香不想给这个亲如妹妹的丫头带来一些闲言细语。雪玲愣了愣还想说什么但是旁边的丈夫拉了拉他,对他摇了摇头。看见元香逐渐的走远雪玲一声哀叹;




  “你们进来吧!”王老爷子发话了,众人吾不敢应允,都跟随进了屋子。这次来很简单,就是来问安的。本来问安是从年长的开始但是今天例外必进有新媳妇进门自然是有新人先行问安。问安的礼节自己的丈夫都告诉过雪玲,很简单就是跪着敬茶。敬完茶后王老爷子问雪玲“你跟刚刚那个元香是什么关系?”“哦,爹是怎么回事.......”回答的是凌风,看见给自己解围的丈夫雪玲很感激。“原来如此,不过以后你还是少根她来往。知道吗?”老爷子看着雪玲说道;




  ‘少根她来往’雪玲在心里一阵的冷笑啊!为什么你们男人就可以跟她有来往而我们女人却不行,既然瞧不起她是一个妓女那还把他叫到房里过夜。雪玲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表面还是露出恭敬的说道:“是,儿媳以后必会跟她少有瓜葛的。”雪玲嫁到王家除了享受荣华之外还有就是想利用王家在凤凰城中的势力调查那强奸她的7人,而其中有一个重要的人物,需要王家的势力。




  “嗯这样最好了!”老爷子点了点头。“没什么事,你们都回吧!”老爷子挥了挥手意识没事就可以回去了。众人都告退离开。在离开是雪玲看了一眼那个六夫人,六夫人也回眼看向她从她的眼神中带有讥讽之意。雪玲很奇怪自己没得罪她啊!为什么她要对自己这样,雪玲想不明白索性不去想了。




  话分两头,我们在说说元香。元香回到望月楼跟龟公打了个招呼便回房间了,坐在梳妆镜前元香一阵得失神。唉!为什么她能嫁入王家而自己却只能在这里用身体取悦男人。想到这里元香有些哀伤和一些嫉妒,不过嫉妒又有何用元香是一个比较现实的人。至此她也不再去想这些事,因为这些事跟她没关系。只想舒舒服服的洗一个澡然后好好的睡一觉,昨夜被折腾的够呛。明明身体就不行还装作一副少年郎,元香也没法只能取悦他,她得表现的很淫荡还是那种被操的很爽的骚货。元香摇了摇头,转身准备去洗澡,可是在转过身看见一个矮胖男子,对周矮胖子。




  “周大人,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元香不解的问道;她实在是想不通这个周大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呵呵,一早就来了,龟公说你去了王家我就只有在这里等着了。”说完周矮胖子双臂一展就将元香揽入怀中;




  元香试图针扎出他的怀抱“周大人,妾身现在很累想休息了大人晚上过来好吗?”元香问道;她现在真的想休息了。




  “累?哈哈,你对我还撒谎嘛!恐怕就是十个王来福也不会把你累着吧!啊?哈哈...”周大人戏谑的道;




  “哼...他那点能耐就是来一百个老娘也能招架,可是他昨夜让我一宿没睡”元香有些些嗔怪的说道;




  “美人,我没说不让你休息啊!我只是想和你一起休息。”周大人摇了摇被抱着的元香;其实啊这周矮胖子从不这么早来望月楼的,可是昨夜戏花郎君说要去劫雪玲那丫头。想想那动容的美貌诱人的娇躯周矮胖子就一阵的兴奋,可是天亮的时候万万没想到戏花郎君居然只穿个大裤衩子回来,周矮胖子这个郁闷啊!在郁闷的时候也挺纳闷,说这是被哪个烈女给强奸了?想不通,想问呢可是见戏花郎君那副陶醉的模样就差没流口水。周矮胖子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可是兴奋了一夜的他没地方发泄啊!想来想去去望月楼吧虽然望月楼早上那些娘们都在睡觉不过自己实在是受不了了就上元香这里来了。




  元香看了下穷凶极恶的周大人他知道今天不依了他,恐怕以后就没还日子过。“那大人先去沐浴一番”元香道;“木什么浴啊!就这样。老子实在是受不了了。”说着周大人就开始亲吻元香。元香虽然没雪玲那样的容颜但是高挑的身材也是迷惑男子的必杀技。因为她的高挑的身材周大人也只能踮着脚尖亲吻。“大人,别这么急嘛!时间有的是。”元香感觉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迅速的被眼前这个矮胖子脱去。“妈的,不急,想死老子了。”说着就拉着元香的玉手塞进自己的胯下。元香只觉得入手一更又肥又大的鸡巴!还发着烧呢。很快元香就成了一个高挑的裸体女人了,看见眼前的裸体女人,周大人胯下的鸡巴越发的膨胀起来。右手搂住玉体,低头啃咬着一个奶子(因为他的身高不用弯腰只要低头就能吃到元香的奶子,个就这么高)左手揉捏着另一边的奶子。嘴里不时的发出哼哼之声!元香都向哭了这....。不过她还是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啊....啊...”之身从元香口中传出,现在他又想到了昨夜。那个搞一下要停一顿饭的时间的王家老爷子,虽然说眼前这个矮胖子比王家老爷子厉害但是他的粗暴却是元香无法接受的。“啊...啊..”元香想用她的淫色声音驱使周矮胖子搞自己这样他就不会啃咬自己的奶子了。但他失败了换回来的是周矮胖子越发的暴力,元香可是个妓女知道男人的弱点双手不停的抚摸他胯下有些发烧的鸡巴!这招管用,周矮胖子松开元香迅速的褪去自己的衣物,伸手套弄了几下自己的鸡巴,坐在凳子上向元香找了招收意识他坐在他的胯下。元香见状已嫣然一笑走了过去,叉腿骑在了矮胖男子的胯上。等那肥大的鸡巴慢慢插入自己的私处元香身子就上下起伏。看见元香的奶子在眼前跳动矮胖子就受不了诱惑伸手抓着揉捏,过了一会就含在嘴里啃咬。元香现在是痛苦与享受并存着。




  出了王府大院,凌风和雪玲在街上选购一些礼品,因为当地的习俗是成婚第二天是要回家看爹娘的。雪玲的母亲早早就去世了现在就剩下爹爹一人,不过还好的是有哥哥姐姐大嫂的照顾。




  “凌风,你看这布料怎么样?”雪玲拿着一捆布料看着;他想给姐姐与嫂嫂做些新衣服。




  “嗯,你看着合适就行。”凌风对一些女人的布料到没什么品味也不知道怎么给雪玲建议直接让自己挑好了。




  “嗯就这款吧!老板我要了。”雪玲对掌柜的说道;凌风上前付了钱便出了店铺。当他们不知道的是一个面如僵尸的道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在店铺外面看着凌风和雪玲的一举一动,准确的说是雪玲的一举一动。




  僵尸道长蒋莫天是一个靠替人运送尸体的道士。有很多人都因不甘在家,都想出去闯一闯而克死他乡的。蒋莫天就会替这些家人运送死尸,对常人来说运送尸体的人都会带来霉运和疾病,所以就形成了向蒋莫天这样的专业人士。前一段时间刚好不在凤凰城中最近才回道城里,但是一回来就发现那个让他感到背颈有些发凉的女孩居然成功的嫁进王家了,王家他知道,凤凰城中最有钱有势的家族。看见远去的那对少男少女蒋莫天心中发狠转身向城外一荒僻之所行去。在这个比较荒僻的树林之中有一个石堆的山洞,蒋莫天四下看去无人便转进了那个石洞。山洞漆黑一片蒋莫天将一个火折子点亮,在火折子的照映下显出洞内的景物,洞中别无他物就只有一口贴满符纸的棺材。蒋莫天上前将棺材上面的符纸一一去除,随后将棺材盖推开,露出里面一具乌黑色的干尸来。此干尸头上有着一张古朴陈旧的符纸,蒋莫天上前将符纸撕掉,随后满意的笑了笑。将右手上的袖子往上一挠,蒋莫天犹豫了一下,后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用力的在手腕上的血管出咬了下去。滚滚的血水随着伤口流进棺材中,准确的说是那句干尸的口中。诡异的事发生了只见那具干尸随着血液慢慢的流入身体之中他的肌肤正在慢慢的复苏,不久后就由一具干尸变成一具没死多久的死尸一样。好像好不够蒋莫天又将手指在伤口上摸了摸沾上血液的手指在死尸的额头上写了一个诡异的符文,死尸猛的一睁眼,眼中尽是血红之色。蒋莫天伸出右手做了个印决凌空向死尸额头打去,被打中的死尸像是被电了一样,猛地从棺材中飞身而出。看到眼前这个面带疑惑之色的死尸蒋莫天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完】